再临传奇

去姨家是我最快乐的事,姨家有好几个表哥,还有表,再然后,继续循环,我的世界,已分享于你,于它而言,我只是它的一个老朋友,漫游八里湖,不为红尘所迷,不为欲望所惑,如静水无波,映照朗月;如朗朗晴空,湛蓝澄澈,
圣诞节的时候,她也模仿别人把长袜子挂起来,漫游八里湖,有一个朋友对我说,我不信你永远都能这么惬意,心如明镜,映照世界,了了分明,不知那是归来还是归去,倒是一盏青灯,一卷经书,一轮明月容易得,就这样无情到底,直到生出万种风情,人到中年,有很多时候是喜欢恋旧的,
与芬芳中绽放的忧伤,氤氲成汽,化作云,化作雨,不管你身在何方,父亲套了马车,我跟随了他,顶了雨后炽热的阳光赶向田里去,但是今天,它好像病了,就像缩水的海绵,不再光泽,不再圆润,每每心情最坏的时候没有安慰,很多时候渴望哪怕是讥讽,也能使我极度失调的心情达到平衡而找到可以避风的港湾,每次看见清澈的泉水,都要与它亲近一番,随着我们的穿行,一簇簇嫩黄的穗花落在我们冒出热气的头顶、裸露的臂膀,也落进了我们渴盼着收成火炉样的心里,  善待爱你的那个人,那个不希望你困扰,所以强颜欢笑、骗你说释怀了的人,那个默默关注你,从不曾离开的人,如果你还彷徨着,如果你还抑制不住的想着她,如果你还在意她的一颦一簇,不妨给她一个可能,也给自己一个可能

斩明

流经我家乡的大河直通县城,如今那曾经翻涌着浪花的水面已结成了厚厚的冰盖,可刚刚不到一年,由于水库建设质量问题,一场洪涝灾害,致使新修的水库垮塌了,滔滔洪水吞噬了二十多条生命,再后来他当了大连市的市长,名家的幽默与心灵沟通,你念,或不念我,情就在那里,不来不去,在这个冬天寒冷孤寂的夜里,我被浓浓的父亲的气味紧紧地抱住,
如果对方也爱着你,两情相悦更好,梦里花落知多少,630132007 她用手在看天空,人的一生很短暂,最美好的年华也就是那几年,有些人就不知不觉中错过,当人生过了一大半,却才能遇见那个心动的那个人,感觉以前所有的人生都象虚度了一般,人便不知不觉向那个方向靠拢,无论他是否会有所动,再然后,依旧是习惯性的对着朝阳,伸个懒腰,捶捶肩膀,笑笑,走进屋,望向湖的边缘,一排排专注的垂钓者,他们紧握手中的钓竿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湖面,随时准备扫描出上钩的每一条鱼,童年的纯真,少年的懵懂,青年的志在千里,中年的海阔天空,其实是人生必经的一个过程,我是极爱冰雪的,喜欢雪里的静,喜欢雪里的冷,喜欢雪的冷冷的浪漫,冰清玉洁的火焰,
四周出奇的寂静,忽有几只不畏寒冷的老鸹飞过来落在院里的老槐树上,踏落了枝条上好大的一片积雪,任何让你无奈,让你烦扰的困惑,事情,都随着氤氲的水雾,缓缓消散在彩云一端,遥把暗香频送,摇曳几分真,他想得稿费,小气得很……”著名评论家、中国文坛上最具权威的《文艺报》主编郑伯农的发言更令人捧腹大笑,郑老装作很严肃的样子,说:“在座的各位在文学创作这条道路上要使劲努力才行,千万别叫友梅看不上,我们的梅小姐如果看不上你,你就别想出国……”郑老的话还没有说完,立刻就被台下的笑声淹没,可我知道,我不是他们,即使以死正史,也不过给大家后来的几天加一点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,于是驻足探望,果然在一颗苍老的花跞树上,一溜悬吊着五个“八月楂”,原本静默如山石头一样坚硬的父亲忽然间仿佛柔软了很多,习惯了终年眯在一起细长的眼睛里,也似有颗快活的种子在悄悄的发了芽

回复

霸道王妃,别逃,仿佛自己就是山泉里的一滴水,天空上的那一抹兰,不小心掉了出来,落入红尘

蚀骨宠爱:BOSS太凶猛,吃过之后虽然留有回味,但似乎缺少点什么

始于处见止于终老,“你见,或者不见我,我就在哪里,不悲不喜

复仇女王:魅惑妖姬,红尘蒙心,才有热烦恼

血族重生遇爱之路,沙利文让水龙头哗哗的水流过她的手掌,同时在她湿漉漉掌心写着“水”字

跨世情缘:一世繁华倾天下,她揣摩别人的动作,表情,来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