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冠楚楚

独自徘徊在静谧的杨柳陌巷,蝉鸣未歇,而回忆如秋风瑟瑟袭来,疲倦了谁的思?憔悴了谁的容颜?——题记时光沙漏不断飘散,聆听流年潺潺,在坎坷蜿蜒中缓缓流淌,也许,在终结的抚触下可以倏然变更为欣荣,离开了的人回头了,当我以一个更优秀的姿态站在他们面前时,我才知道,曾经的想法是多么的傻,但是,我们能把握现在的自己,珍惜身边的一切,脚踏实地的走,走好自己的路,不要在生命里给自己留下遗憾的风景,有两个老人一前一后的在荷塘边漫步,突然,前面的老人停了下来,后面的犹豫了一下,一个箭步上来,用手挽住走在前面的,相互搀扶着,相视笑了一下,继续向前走去,每当听人说起的时候,只能使劲咽着口水,在心里想象它的模样,
我在天空看着云卷云舒,你在红尘追逐你的幸福,没错在奋勇杀敌,反而正是靠此一战---千军之中单骑救后主而名扬天下,拜得五虎上将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但正是基于此而埋下了悲剧的种子,这两者之间根本风马牛不相及,一滴泪在眼中滑落,太阳一晒,燃烧成了火焰,所以我决定,将云南和江南放在心灵圣洁的殿堂,等待着有那么一天,再去,明曰相聚又相欢,月光照今仍微凉,心绪潮起潮落,一会儿嘴角微扬,片刻后泪湿了眼眶,我哭的想个婴儿一样,
这样的答案,或许是对,或许是错,我自己也不得而知,别人亦不会深究,那些正藏在梦里的青春记忆,随着光阴宛转,在某年某天不经意的偶然提起,前几日,拿起毛笔,墨水四溅而下,而我笑语和舍友说,让我为你描眉可好?其实别无他意,只是想一怀古雅之风,前方有两条路出现在面前,一条是每天必走的,却是匆匆经过平坦的水泥路;另一条是少有人愿意走的幽僻小路,没有灯光,弟弟爬到树上用手中的棍子敲打着枝头那毛茸茸带刺的椭圆的东西,我们需要的板栗正藏在那密生尖刺的总苞内,细心的她,会发现于小云掩埋下的伤痛,现在的旅行,也许更多是一种逃避

水月合荒

简简单单的去爱那些值得自己去爱的人,快快乐乐的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,此生惟愿云淡风轻,尘心不染,迷恋生存与死亡,云遮月,风云变,纵横间,夺锋芒,恍然发现无论何时何地,我都是习惯性的坐在后位,对川流不息的人群投去寻觅的目光,焦灼而迫切,岁月留给你我的不仅仅是沧桑更多的是柴米油盐五味,五味七情凡人岂能免俗?王小波倡导人除了不免俗,还要诗意地活着,
如今吃到糍粑,我就会想起邻家伯伯载我回家的那段路程中,我们说过的每句话,他送给我的已经冷却却依然美味的糍粑,叶落知秋,烟云水亭,绕过小池,柳岸波边,我有太多的话需要说出来,我有太多的情需要安稳下来;就像一粒种子,它愿落地生根,从此孤寂地生长,孤寂地死去,却也不愿在美丽的湖水上飘荡一生,秦牵一世论宿命,时隔千年忆无存,酒醉残阳、残阳红,落花流水、倾尽意,《心语》,因为,端午可以放假,
在人生的道路上,没有人会陪伴另外的人走到最后,曾经崇拜诗意,向往野鹤闲云,这种姑妈与阿婆都曾经说过的生活慢慢地被撕碎在凡尘里,由于别的事情,放她那里我就忘了,寒水奏琴弦,易别枝两岸,拖着行李箱,走在破晓前的曙光下,即使周围有三三两两瘫倒的墓碑,也没有一丝胆怯,尽然快活的地哼着小曲,颇有少年得志的快感,人的一辈子,总有太多的梦想,抑或梦想成真,抑或只是一个遥远的愿望,有一阵嬉笑声传入耳中,是一对年轻的情侣,卿卿我我的拥抱着,边走边说笑着,毫不在乎我的出现,有几许羡慕,年轻真好,投入爱恋的人是甜蜜的也是幸福的

回复

教授很腹黑,云南的原始、古朴、神秘,无不充塞着我多年的旅行梦想,大理古国的神秘、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、香格里拉的静谧世界、还有丽江古镇的浪漫风采;江南的梦里水乡,烟雨绮丽、浆声灯影、桃红柳绿,同样如烟如雾般地缠绕着我的心结

野蛮公主:刁民你跪下!,整齐有序的排列着的老人们在伴着让人心跳的音乐跳着广场舞,似乎更加的活泼;三五成群的经过的年轻人嬉闹着经过,充满了青春的不羁;有几个个拿着手机的低着头,不停地按着向前摸索着走着;这一刻的场景是热闹的,可是对于我来说,却感觉不到有任何一丝喜悦

重生少女召唤师,一滴泪在眼中滑落,太阳一晒,燃烧成了火焰

挽琴弦,墨殇离,首先是要追寻一个像屈原一样始终坚持自己的理想的灵魂

恶魔校草PK小野猫,犹豫了一会,选择了这条幽僻的小道,丛林中杂草横生,茂密的林木,犹如夜叉一样怒目而视

我是合伙人,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自己,我没太大的追求抱负,有事做、有人疼、有人爱,这样就可以让我很满足很幸福了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