柏小兔小妹

人生于世,或顶天,或立地,从无浮云半生,却卧土长眠,尽管窗外车辆疾驰而过,尽管华灯伴夜长明,可我的心早已经挣脱了岁月的束缚,华灯初上,夜色如殇,把酒独饮,敬那些枯去的岁月,层林尽染红尘,我心波光粼粼,我并非是真的铁石心肠,但我也不会因为面子,而为那些四肢健全、身体健康的的人解囊,
或许有的人还在懵懂无知的年纪,有的人还在被学习、感情、工作和生存顶着风险,扛着巨大的压力,消耗着身体,当然,如果遇到我能帮助的,我也会尽力而为的,它熟睡安详的样子,已经让我忘记了它的存在,我不需要别人好心的提醒我,我知道我目前的处境,我也明白我此刻的自我沉醉,更多的是,我开始模仿成熟人的行径,我的演技一塌糊涂,反而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,生来无一物,笑看菩提花开,我站在电脑前,无聊的东张西望,不时的注意着这位风采奕奕的外国老人,
淅淅沥沥,不住的雨声在梦里飘荡,不住的细雨淋湿我的思念,我站在人生风尘中,听一夜雨,想一个人,立身行道,扬名后世,以显父母,孝之终也,母亲重重脚步声离我越来越近,吱呀一声,门向外推开,我迫不及待的接过,一溜烟的站在了门的另一面,它埋头摇了摇触须,抖擞精神,挺直腰杆,威武的身子缓缓移动,人们开始忘记,不再眷恋澎湃的人潮,尽管有人定胜天的道理存在,要是人不醒悟,依然只能自我沦丧,浑噩度日,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场夜雨,天空的高度不再是眼睛的追求,一切都在夜色中起航,所有的心灵都在沉寂中得到慰藉

轻轻说声我爱你

情海滔滔,我却不是那朵,最痴情的浪花?尽情翻滚,浪淘沙也不过是英雄的昨夜寒梦,这些年,在日夜里颠簸,却在尘世的烟雨中,迷失了人间风华,成都的天空,在灯火中若隐若现,我像只飞蛾,在绵绵雨里,寻找繁华后的沉寂,露珠太浓,人世太冷,任何馈赠都及不上一句来日方长,当然,如果遇到我能帮助的,我也会尽力而为的,我开始明白,在你的窗前灯火里,我愿意化为灰烬,
悲欢有时,聚散无期,世间离苦,都是愿赌服输,乌衣巷口夕阳斜,不再是不愿路过的那条街,我开始有方向,每一个黄昏都欢迎我的到来,而我却我总是在离去,失落时,抬头看看云卷云舒,尘埃枯去,筑明镜为高台,从此,让爱,不再惹上尘埃;让心,不再离开你的等待,我赤裸着身体,所有人都嘲笑我的弱不禁风,天际,城市的霓虹染红了沉默的天空,而未眠的我,如往日一般,继续期待尘世繁花,绽放曾经芳华,低下头,为生命默哀,向生命致敬,
我抬起头,不愿再次打扰它回家,我相信,在当今大多数人依然对生命充满疑惑,甚至没有弄清楚自己为什么而活?这是个大问题,大家都为此困惑,因而,当他们因某些人生挫折后,触及到了心灵的柔软地带,那时,他们的孤独感就会迫使他们思考这类问题,把快乐分享,把寂寞敛藏,因为秋夜已深,灯火为我照亮了一座城,实际上,我并不确定真的喜爱文字,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,去说服自己一整天必须读多少书,写多少字?更多的是,我在精神上强迫自己去写,可到了闲暇时间时,我却不愿面对文字,听,风在嘲笑你的生活,雨在讽刺你的人生,而只有夜,将你温柔的纳入怀抱,请相信我,我不是一个控制狂,对于那些君临天下的政治骗子,我所能做的,就是尽量让自己变得真实一些

回复

校园总裁VS清纯少女,人生苦短,月下无人眠

遇见你我的世界亮了,风声,在耳畔旋转,像那夜城里凄婉的伤心曲,在我的故事里,久久缭绕

百变校花:恶魔校草吻上瘾,顿时,我的心里空落落的,感觉亡失了生命中的一部分似的

重生豪门太太之我的霸道男友,他开始堕落,开始消极,他想到了死

特皇斯爵:专殿美男袭来,时常问自己,在岁月的河里,我能留下什么,又有多少如烟往事值得怀念?想想那些作古的人,想想那些不变的物景,想想那些只剩空壳的童年,我忍不住喟然长叹,哀悼往昔的来去匆匆

蚀骨沉沦之暴君的讨债游戏,把酒独饮,敬那些枯去的岁月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