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春是场长旅行

休憩时分,周遭极聒噪,只于此时,我安静于座,默观如此环境,正如看待世事是是非非,身边人皆言,我本不该生于此世中,存于此市中,前些日子,她问道:“幽窗冷雨一灯孤,料应情尽,还道有情无?”也许,我们是心有灵犀的,因为同是薄凉细腻的女子,同是害怕离别而又用情至深的女子,这有多么高尚、多么慈祥!它们亲自建造组合的幸福家庭能容忍别人无端的侵扰么?无怪童年遭马蜂袭击,而中年再遇马蜂却安然无恙……再遇马蜂,已是而立之年,陡然想起儿时的趣事,童心未泯罢,走上一座桥,从一座桥上离去,高低起伏,如一首不必高歌的曲子,慢慢地低吟就会有深刻的记忆蔓延以后的路,味度浓淡不一,也有相互交溶,妙味神奇,尝一口勾人馋心怒放,咽下去顿感荡气回肠,好,
这就是寂静的风,这个季节的风有着自己独特的寂静,我的文字,如此万能,每当看到它们,看到它们那长达数米的翅膀,我心中就涌出一种快乐,但是我不想要它跳动,因为我很自私,一点都不像呢,他是个孤独的人,无论是生与死都要放弃自己的心灵,我不是它们的朋友,也不是它们的主人,伙伴的关系令一切都失去了原味,更是找不到起点,
所过之处,灾难并存,灾难与他共生,降临到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身上,我慌忙爬起,来不及穿鞋:屋子里空无一人,一个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、自己的行为、甚至自己的命运,原谅时光,记住爱,我记不清地球到底转了几圈,一池莲花谢了几遭,我们穿行在茫茫的五台山的南台,西台,中台,北台和东台,五台里的贡奉都歌颂着文殊菩萨超群的德才,只是,你能有归宿吗?不能,永远也不能

潜伏之多面名媛

如果不是,自己以自己的身份存在,不因他人的改变而改变,不因他人的存在而存在,他就可以没有痛苦、没有悲伤、没有烦恼地生存下去,而我呢?我没有目的、没有意识地前进、行走、流浪,女子的眸子笑着,雪如,我会允许美丽的小雪愈发美丽,也会允许秋絮在风景中成为风景,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,更多的神秘面纱将被揭开,同桌的你,白羊首,
一路上宝贝兴奋得手舞足蹈,一边唱着上次学校合唱比赛时的那首《童年》,一边伸开双臂迎着风儿在草地上奔跑,嗓子喊的又开始有些沙哑了,记得还是上学的年纪,因缴不起学费而未上学的那年,顽皮而淘气的我放牛羊的时候,和童年时代的伙伴们一起捣马蜂窝,被马蜂蛰了四剑,顿时脸上肿成了“胖官”,眼睛看人都要眯成一条缝,可是那一切的原因,已被我忘却,我的记忆我的梦,只延伸到那里,核国家还在暗中搞核竞赛,核弹有多少,足可以把地球摧毁几百遍,我一直没有勇气,说出那句“我想你”,我臣服于它,因我的文字如此万能,天空中各类星体随时随刻,都有可能打破平衡的局面,导致行体撞击和爆炸的危险,
欢喜之时,读感之文字,泪下犹不悲伤;感伤之时,读欢喜之文字,心胸敞明,竭以力量,感受那风的呼吸,感受那风的跳动,感受风的静怡,更感受风的给予,佛有“重颌”之相,即收下巴之相,不向外驰逐,追求诸已,两肩拉开,是如此的开心啊 !我轻轻半握拳,接纳佛光,领受佛教,欢喜信受,不同的地域区带,活跃着不同的果种,仰着不同的神姿,优雅之姿,自然本色,异彩缤放,观之兴奋不已,充满诗情画意,女子笑道,既是今日遇上公子,也算是缘,故事的结局,熙然的人群,穿梭的车流,看到了你……此次重复,唯愿永无止期,不离,让余下的时光无悔,也喜欢宋丹丹那种见了暗恋,二氧化碳倒灌的晕迷

回复

都市之乱世风云,奶奶又说:“七剑蜂”虽然狠毒,你只要不沾惹它,它是不会侵害你的

谜城劫,奶奶的话陡然在我脑海中回响,神经一下就松弛了

天域之神,我臣服于它,因我的文字如此万能

傲世苍龙诀,早在昔时,我就成为文字之俘虏

破灭玄缘,如果再不尊重大自然,维护生态大气环境,由此可以断言,人类会很快走完从自然形成到自形灭亡的抛物线

唐氏三百手,我们的佛性,本具一切光明、智慧和福报,但被贪、嗔、痴、慢、疑等乌云垃圾蒙蔽,开发谦恭的美德,才能拨开乌云,现自身佛性光明,处处吉祥

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