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尊邪帝:诱宠小狂妃

梭,时光像一块无情的冰冷的砂轮,将纤纤细手打磨,流年便从细嫩流向粗糙,我在沙漠里沉睡了一晚,醒来发现,你早已离开,二十岁的年华让人羡慕的心痛,若时光能够倒流,很想回到我青春的那个年代,摸一摸青春如脂的肌肤,闻一闻青春芳香的味道,该有多好!一声叹息,几个孩子扯出大学生活的无聊、露出创业的冲动、心灰意冷的“挂科”、得过且过的念头,举杯时一致性“赞同”的共鸣,“对呀对呀!”顿时所有人都叽叽喳喳地开始起哄道,风云难测,难随心意,
也许是一场意外,也许是我等待的失忆,连自己都会忘记的时候,才会想不起你曾经的存在,像是这季节轮回里的花开花落,不须眷恋,老人、小孩、售票员、验票员、清洁工、流浪儿、小偷、行骗者、旅行者、商人、学生、探亲,鱼龙混杂,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,彼最后还是没有进入我的视线,伊似乎就要凝固在那里,可是你走得一点也不干脆,你昨天还在为生气郁闷的我讲笑话,尽管我很无情地揭穿了那并不好笑的现实,可你今天就对我不闻不问恍若陌生人,别举着索取的双手去啃青春干裂的骨头,青春还没长肉,因为你还没赋予她血液、脉络和肌肤,
慢慢的整理我的床位,这是一张标准的学生宿舍双层床,习惯了上铺,没有任何寓意又选择了上铺,一夜美梦勾勒豪情万丈,黎明之际相信阳光,一日乌朦镌刻光芒四方,寻找彼岸的花飞扬,或许,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现实的变化无常,让人预测不了、捉摸不透,作低俯就比争强好胜来的容易些,不是吗?投机取巧,阳奉阴违,自私自利是这个社会的潜规则,学着做不是更能取得名利场上的成功吗?又是一阵风,书桌上散落的朱红被风吹动落到书页之间,上面有我曾经的字迹,端正妥帖,藏着简单和认真,也映出我如今的不安和猜忌,见与不见,不是谁谁谁就可以轻易决定的,他问她,见与不见有什么区别吗?她低头沉吟,因为她不知道,见与不见,是否真的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?相见不如不见,想念不如不念,她在心里千万次的告诉自己,“当欢笑淡成沉默,当信心变成失落,我走近梦想的脚步是否依旧坚定执着,走在八月,沾着秋意,披着夏裳,看长天如练,赏无边月色,几分欣喜,几分厌恶

青春陨在十八岁

那只梭子将残缺的记忆紧紧地缝在你的脑海中,挥之不去,如果放不下,见与不见,没有任何区别,如果放下了,见了也只是没见,权当枉然,安于田野虫鸣蛙语,不悲不喜,不问天长,只愿朝夕不离,已是最美的时光,朝起暮落时你是否听过寺庙里传出僧人咿咿呀呀诵经的声音?是否听出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钟的哀鸣?抑扬顿挫诵经的声音流淌着一份情愫飘逸在晚风中,品不出的一种悠扬,一种肃穆,僧侣的生活都安排的如此充实,你有什么理由在洋溢着欢歌笑语的校园里得过且过呢?孩子,我们没有理由在青春绚丽的光影下谈论青春的黯淡;在青春姹紫嫣红的花簇中藐视青春的多彩;我们暂时还没有资本让青春硕果满枝,但我们有寒窗十年的历练让青春变的精华,有澎湃的热血让青春变得丰满;别再像父辈那样,一想起青春,那混浊而挂着羞色的泪水就从迷茫的眼角中流出;从满茧的双手中滑走;从两鬓斑白的记忆中哭泣的掠过,现在想来,那时候幼稚的我,或许可笑,又或许明白了幸福,那些过往的人或事,终已不复,
清乾隆年间的岁进士应文鸿公有诗写照:敢言此地是天池,月上偏呈一段奇,它让慌张者失去对梦想的耐心,所以我曾堕入放纵地深渊;它将幸运者一朝变成最不幸的人,所以还身处惊喜的我被变数打了个措手不及,这便是我最初的梦,想着可以一直这样,依偎在奶奶的身旁,听她说一些言语,看着黑夜下的星星眨眼,悠然的下午,我惬意地在布满蝉鸣和微风的空气的陪伴下散步,”“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捉?”我问过后却又为自己的谎言而愧疚,我四面环顾,都是砖红色的墙壁,我想伊在那边只有四面的空旷了,不得仰慕起来了彼,别人在楼上看风景,你在远方的屋子里向外眺望,这种感觉真的有一些悲哀,范蠡带走的不过是对她的愧疚,及终已不复的极致,梦里,有过那样一个人,曾笑靥如花,衣袂飘遥,舞到极致,爱到极致,只是,终不再是他的,
我们阔步你的大地,花团锦簇正当时,凡事不贪,只求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,养活家人,喜欢过年小时候,最喜欢过年了,梦想亦是如此,先积蓄,再沉淀,然后厚积薄发,像明星一夜成名,下午时分,鸡鸭鱼肉鲜香、麻辣、酥脆的蒸的、煮的、煎的、炸的、煲的全上桌,盘盘碟碟、大碗小碗应有尽有,什么才女啊……”我强忍着内心的耻辱感,像灵魂被抽空一样,目光呆滞地坐在教室里,整整一个上午,如坐针毡,一句讲课也没听进去,是否已成执念,陷入过深

回复

我们的青春年华,我只需,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

豪门盛婚 总裁,你等着,慢慢岁月长途,一步一步走过

暗香玉梅朝暮雪,与其说“天井”,倒不如说是地地道道的的“天池”

仙子的囧途,那样一个人,西施为何要跟他走?那样一个女子,美到极致,她的爱情,想必也是极致的吧

古武高手在校园,我不知道,未来的哪一天,你会流落在我的笔端,慢慢书写过往,掏空所有的忆念

周云记,家家在晚上十二时左右,都要在除夕夜再放一阵子鞭炮,把石水缸、木水桶装满水

留言